觀點
首頁
>教育視界>觀點

觀點 | “教育焦慮”正使大城市孩子的成長喪失優勢?

作者:  來源:  發布日期:2018-03-26 瀏覽次數: 

籠罩的焦慮心態,使每個人都雞血起來,這樣那些不雞血的家長和孩子,也會覺得在同伴競爭中處境艱難,或者慢慢被改變。這就是一種互害的機制。

如果我們因為生活在上海而沾染上焦慮,讓孩子做太多無用的應試,沒有利用到上海更好的資源發展孩子,可能還不如那些小城市里焦慮感不太強的孩子,可以有一些閑暇時間發展自己。

在春節,我關心了兩位高中生外甥女的學習情況。她們都讀潮州最好的高中,一個讀的是最好的班級,叫做志博班,這個班是用來沖擊名校的,另一個讀的是普通班級,在班里排名也不錯。

我的兩個姐姐對她們孩子的學習都不太焦慮。原因是潮州最好的中學,基本都順應民心采取了擴招。

我們以前一個年級只有6個班,現在是20個班。那樣,只要在一所不錯的小學里面讀的還可以,考入本市最好的一兩所中學不會太難,雖然前100名會有獎學金,而后面的人可能要交多一些的學費。

但是家長們覺得孩子能進當地數一數二的中學,就已經不太焦慮了。

大學也相應地進行了擴招,而且廣東是一個高等教育資源還算豐富的地方,從名牌到一般本科到各類??贫加?。以外甥女所讀的高中的成績統計,95%最后都能考到二本以上。

很多潮州家長就覺得,這已經很好了,反正讀完書,有一份工作,人生就是這樣了。

而對于一批真正拔尖的尖子,他們能考上京滬的名牌學校,在潮州以往都靠自己爭氣,學校從沒組織更多的輔導和幫助,家長能幫到的恐怕也寥寥。

春節期間看到一則新聞,是我同屆的一位女同學回到母校,收到校長的接見。這位當年考試經常提前交卷的女同學,后來考上了清華應用物理系。

大學的時候,我經常從人大過去清華找她,蹭清華較快的校園網聊天。

畢業后她去了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讀博士并留美工作,2012年回清華大學執教,2016年成為清華長聘教授,去年獲得了“中國青年女科學獎”,并成為“長江學者特聘教授”。

我記得她家,在潮州市郊一座鄉鎮里,家里都是普通的工農。

對比起北京、上海眾多焦慮的家長,我回到家鄉,看著自己的母校,看看身邊的同學,忽然獲得了一個可以重新思考中國社會上升通道的角度。

在潮州這樣的四五線城市,孩子們稍微努力一點,就能去到廣州深圳這樣的一線城市讀書,不管讀的是什么學校,至少獲得了在那座城市的體驗和一個起點。

家長們也感到滿意,有很多還想勸說孩子畢業后回到壓力更小的家鄉。

而在上海,這個有3000萬人口,按道理機會和生活方式都更多的城市,家長籠罩著說不出的焦慮。

好像自己的孩子如果不能讀名校,進陸家嘴做金融,或者研究機器人,就會成為快遞或者餐飲店員(在這里沒有貶低體力勞動者的意思)。

上海的孩子本身已經在這樣的國際大都市生活,以后每個人的道路怎么走,似乎有更多元的方式,而不是一味培養孩子先做學霸吧?

籠罩的焦慮心態,使每個人都雞血起來,這樣那些不雞血的家長和孩子,也會覺得在同伴競爭中處境艱難,或者慢慢被改變。這就是一種互害的機制。

問題來了:小城市的孩子因為能到大城市讀書而得到提升,我們將給上海的孩子未來怎樣進一步的提升?我們今天所做的,對他們的未來是不是真正有幫助?

難道把他們送到美國歐洲、送到金字塔尖,不斷階層上升,才是唯一的目的?

首先,我不覺得按照小城市到大城市的邏輯,把孩子一味送到國外讀書就是更大的提升,當然,開闊視野是要的,但是并不是只有這一條道路,而且它牽涉到語言、文化、家庭等更復雜的因素。

其次,我們今天為了讓孩子上一個“更好的學?!?,所付出的,以及讓孩子所付出的那么多精力、時間,是否能讓他們學到未來有用的東西?

再次,作為家長,我們就那么容易或者心甘情愿被焦慮所綁架嗎?以至于要去考類似“三筆四口”這些飄渺的據說和升學有點關系的額外考試?

我的觀點在于,如果我們因為生活在上海而沾染上焦慮,讓孩子做太多無用的應試,沒有利用到上海更好的資源發展孩子,可能還不如那些小城市里焦慮感不太強的孩子,可以有一些閑暇時間發展自己。

回想我的高中時期,因為從來沒有補課,沒有晚自習,我有時間可以辦文學社,讀更多書。那種高三下午四點就放學的學校氛圍,是讓我感恩至今的。

春節時碰到高三班主任,教數學的饒老師,他即將退休。我打趣說他可以發揮余熱教奧數,但他說,潮州沒有奧數的氛圍。

當然,小城市的孩子最缺的是視野,但現在,旅行越來越方便,互聯網也打破地域。能得到一些引導的小城孩子,在這方面差距也不會太大。

我的外甥女們都去過北京、上海、香港,也會參加一些夏令營。我希望他們保持健康、活潑的心態,不要在學習上有太大的壓力。

北上的家長們都在和一批強大無比的未來假想敵做斗爭,但即使你把自己的孩子武裝到牙齒,未來的社會,還是照樣會有分層,不可能人人都站在金字塔尖,要是那樣,塔尖又變成塔基了。

或許你會說我故作瀟灑,但我確實沒有很雞血地去培養自己的孩子。他今年讀初一,沒有上任何一門和課內有關系的興趣班。

他在課外創作的東西,無論是寫歌還是拍短片,都更令我激動。而對待學習,我的態度是,要自己琢磨方法去學,既然花那么多時間在學校,就要好好研究,對得起自己的時間和金錢。

外界逼迫,終究是沒有用的。

李梓新,非虛構寫作平臺“三明治”創始人,兒童教育機構“故事星球StoryLand”聯合創始人。曾任《外灘畫報》主筆,采訪過多國大選和名人政要。家有兩孩,最近致力于中產育兒現象研究。


溫州第二高級中學網版權與免責聲明:
① 本站原創的所有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稿件,版權均屬溫州第二高級中學網所有,任何媒體、網站或個人轉載、鏈接、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,請注明“來源:溫州二高網”。
② 非本站原創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稿件,本網轉載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。如其他媒體、網站或個人從本網轉載使用,請保留本網注明的“稿件來源”,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。
③ 如本網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,請作者在兩周內來電或來函與本站聯系。
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八戒免费毛片,欧美日韩免费二区播放,亚洲视频日本有码中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