校友訊息
首頁
>新聞資訊>校友訊息

校友徐承楠:教育 不是只培養幾個尖子

作者:  來源:錢江晚報  發布日期:2014-04-09 瀏覽次數: 

  徐承楠簡介:

  浙江溫州人,1941年12月出生,1959年溫州二中高中畢業,1963年畢業于杭州大學物理系,同年被分配到浙江省杭州第二中學擔任物理教師,此后在杭州二中工作至2004年退休。在杭州二中工作期間曾任杭州二中校長(1992年—2000年)。曾擔任的社會職務有浙江省特級教師協會會長、浙江省教育學會副會長、浙江省物理教育學會物理教學分會會長等。1998年當選為第九屆全國人大代表。曾獲得的榮譽稱號有全國教育系統勞動模范、浙江省特級教師、浙紅省功勛教師、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的科技工作者、全國先進工作者等?,F任杭州二中校友總會名譽會長。

 


  徐承楠窩在駝色的真皮沙發里,背后的墻上,掛著“厚德載物”四個大字。

  從杭二中畢業的學生,至今還有人把徐承楠稱作“偶像”。因為在他掌舵的8年時間里,杭二中在“三校PK”(指杭二中、杭高、學軍中學)的升學戰中,一直是“挺直了腰板”的。

  不過,回望那段歲月,徐承楠卻始終刻意淡化硝煙感?!傲夹愿偁帯边@個字眼,在他嘴里出現了好幾次。

  “有時會劍拔弩張,但說到底,都是為了杭州的大教育?!庇浾呙媲暗男斐虚迨萑逖?,但只要跟教育有關的話題,他就不會給出溫吞吞的反饋。

  說到素質教育,徐承楠更是幾次提高分貝,猛拍大腿。他痛恨一切短視、功利的教學模式,對非常流行的奧數和瘋狂英語,他也有異議。

  即便已離開一線多年,徐承楠依然像個低調堅韌的斗士,孜孜以求追尋著流淌在血脈里的“素質教育”夢。

  (以下記者簡稱“記”,徐承楠簡稱“徐”)

  
  【治?!?nbsp;聯合>競爭


  升學率只是一個數字,升學率高了,就表示你這所學校最牛?我不認同。

  記:您是1992年開始擔任杭二中校長的,當時有壓力么?

  徐:這里面蠻波折的。其實1987年我已經是副校長了,但評上特級教師后,我向學校打了報告,辭去副校長職務。我很了解自己,相比于管理工作,其實我更擅長也更喜歡業務方面的工作。

  記:“辭官重教”,您的做法,不像是大多數校長的風格……

  徐:但現在回過頭看,辭職后的那5年,給了我許多寶貴的東西。包括自身的積淀、教育風格的思考等等。所以1992年開始當校長,我應該說還是有準備的。

  記:“三校PK”那段往事,至今很多杭州人還在津津樂道。您覺得當時杭二中算贏了嗎?

  徐:你這個說法不準確,教育不是靠好勝心,而是要靠誠心去搞的。競爭確實存在,但大家表面上還是客客氣氣的,又不是上戰場。

  記:到每年的畢業季,升學率、重點率這些數字,總是“客氣”不起來的吧?

  徐:升學率只是一個數字,升學率高了,就表示你這所學校最牛?我不認同。

  當時網絡也不普及,很多時候,每家學校就是把“榜”貼在校門口,也算是對老百姓有個交代。

  有一年,某所學校在校門口拉上橫幅,大意是自己的重點率在杭州排名第一。但根據我從廳里拿到的數據,杭二中是全省第一。

  當時我們學校就有老師抱怨了,我就勸他們,這種數字都是虛的,學生在我們杭二中學到了什么才最重要。

  記:您這么淡定,難道就不鼓勵學校去爭第一?

  徐:第一當然要爭啊,但肯定不僅僅是分數和升學率。當時我經常跟老師說,我們的“第一”,包括食堂的“第一”,圖書館的“第一”,體育成績的“第一”。哦,對了,當時二中在杭州市中學生運動會上拿過十幾連冠。

  記:“三校PK”這么激烈,您跟其他兩位校長的關系如何?

  徐:我們會定期聚會,去外面坐坐,或者一起到某個人的辦公室。這種碰頭,更多的是統一一些政策性的東西。

  像課時的安排,或者老師的獎金該怎么發。這些問題,大家如果達成共識和默契,就可以規避很多矛盾。我當時就覺得,除了競爭,三校更應該聯合起來,創造杭州大教育的高峰。

  【教育】 “老三題”>題海戰術

  
我每天布置的作業,從來就只有三道題。別看少,這三道題并不好做,做完后還要寫解題的體會。

  記:您曾公開說過:“我不相信,誠心誠意抓素質教育,升學率會低下來!”現在看來怎樣呢?

  徐:至少我做校長的8年里,一直是誠心誠意去做這件事的。升學率和素質教育,就像天平的兩端。一個是即時的、眼前的;另一個是長遠的。

  你學校升學率不行,家長憑什么放心地把孩子送來?但如果孩子只是升了學,沒有得到自身素養的提高,在我看來同樣是不成功的。

  記:要在這兩者間取得一個平衡點,應該是挺累的一件事。

  徐:對,所以需要很多觀念和方式上的改革。素質教育,無論對學生還是老師,核心就是調動他們的主觀積極性。

  記:您自己就是教物理的,當時有過些什么嘗試?

  徐:我知道,學生們都喜歡叫我“老三題”。因為我每天布置的作業,從來就只有三道題。別看少,這三道題并不好做,做完還要寫解題的體會。

  我的上課方式,也比較“怪”。要上哪一章了,我讓學生自己先去看完,在看的過程中把問題都列出來。課堂上的時間,基本就在解決這些問題。

  記:聽起來蠻接近一種“放養”的狀態?

  徐:是主動和被動的關系。因為在常規的應試教育下,學生不經意間就會變成被動體。

  我當時還開創了一個舉措,如果哪個班級對自己有信心,可以申請免監考,這相當于一種集體擔保。老師只要把試卷一發,就可以走了。

  記:您就這么放心大膽?

  徐:每次考試,平均會有10多個班級申請免監考。我當校長的8年里,只發現過一次違規作弊。

  學生為什么要作弊?因為怕考不好。當你把信任和自由交付給他們,他們內心善的東西會被自然激發,這同樣是“積極性”的一方面。

  記:這種學習上的自信和自覺,是您觀念中“素質”的一部分嗎?

  徐:對,是很重要的體現。我跟你講一個故事,1997年5月,杭州市號召全民參與疏通河道。我當時問高三的學生,你們要不要去,他們都說要去。我又問,下個月就要高考了,你們不怕浪費時間?他們怎么回答我——“老師,我們都準備好了?!?/p>

  那年考下來,杭二中又是總分第一名。這不是偶然,而是信心和素質的一種關聯。

  【延續】 感性認識>分數意識

  
在家的時候,我會拿出鐵塊、鋁塊、木塊,讓他們判斷哪些會沉,哪些會浮,然后再用事實印證他們的判斷。

  記:在您看來,現在杭州的學校,素質教育被擺在怎樣一個位置?

  徐:這個我不能亂說,畢竟離開教育一線已經十多年了。但我覺得,很多東西讓人看不懂,很多時候“素質教育”也只是一個幌子。

  你看,現在小學就開始搞統考了。這等于從小就給孩子培養了一種習慣——學習是為了分數,是為了給父母老師一個交代。

  記:但這種情況似乎很多。

  徐:對,不光是家長,很多時候學校也要負一定責任。比如家教這個問題,越是常態化,不就越反映了學校的無能嗎?

  我竟然還聽說,有老師在課堂上鼓勵學生去找家教,甚至說“我幫你去聯系”,這荒謬到何種程度!

  記:你現在經常會去美國照顧孫子、孫女,有想過在他們身上延續自己素質教育的實踐嗎?

  徐:在嘗試。像在家的時候,我會拿出鐵塊、鋁塊、木塊,讓他們判斷哪些會沉,哪些會浮,然后再用事實印證他們的判斷。我還會跟他們玩“捉迷藏”的游戲,用科學的方法,找出家里哪些地方藏著磁鐵。

  這種逐漸積累的感性認識,比起從小灌輸的分數意識,對他們以后的幫助要大得多。

  記:如果他們以后考不上好學校,你真的不擔心?

  徐:美國的教育理念就是這樣,我才不管你的孩子以后上哈佛還是耶魯,我只管幫你把孩子的基礎打好。這跟我的觀點是趨同的:教育,誰說只是要培養出幾個尖子?

 

(此文原載《錢江晚報》2013年8月2日)

溫州第二高級中學網版權與免責聲明:
① 本站原創的所有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稿件,版權均屬溫州第二高級中學網所有,任何媒體、網站或個人轉載、鏈接、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,請注明“來源:溫州二高網”。
② 非本站原創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稿件,本網轉載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。如其他媒體、網站或個人從本網轉載使用,請保留本網注明的“稿件來源”,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。
③ 如本網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,請作者在兩周內來電或來函與本站聯系。
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八戒免费毛片,欧美日韩免费二区播放,亚洲视频日本有码中文